装备怎么镶嵌徽章云南走婚(201210)-易湿

2017年10月26日 | tags | views 39
云南走婚(201210)-易湿
第二百零一章 路难行
翻山走出了麻姑村,我以为我会和韩飞燕向着某些村庄而去。但是让我意料不到的是,当我们翻过了山之后,韩飞燕带着我向着山那边儿的有一座山继续翻去,这完全是一副不走寻常路的节奏啊!这可累死宝宝了,这样的行路方式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让我整个人都有点绝望。不过跟都跟来了,我也不能当个乌龟缩回去......等韩飞燕带着我不知道翻了几座山,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路不知道走了几天,终于,在又一天的上午,在我们走进了一个有着一条大河的山谷里之后,韩飞燕告诉我说,那个狗屁神明所在之处就要到了,她说只要上了山谷中右面的这座山峰的最顶端,就能直通神明所居住的地方.....听韩飞燕这么一说,我抬头望了一眼,这一眼瞬间就把我给惊住了。顺着大河的右面,耸立着一座巍峨的高山。这山拔地参天,直上青云,好不大气磅礴!等我们向着这座山走近了少许,我瞧向了我们所对应的这山的正面。在山的正面是断崖削壁,好象有谁用巨斧砍去了一半,险峻直立。云朵在它的“脸上”游动,一直跟着我的那血鹰在它的腰间盘旋,整个给我的感觉是非常的雄伟壮观。但问题是......这样的山,我们怎么能上去......要说那神明也是个变态,住在那么高的地方干什么?还真以为住在那么高的地方,他就能上天跟神仙拉家常了?特么的,纯属脑袋被屁给崩了......“韩飞燕,这山又高又陡,好像还没有路,我们怎么上去啊?”见我这么问,韩飞燕笑了笑道:“路当然是有的,只不过比较不好找而已。”对我说完这话,韩飞燕就先一步走到了我的前面姜灿熙。等她来到了如刀削的山壁下,我看到她直接抓起了一旁的一根青藤,然后韩飞燕双脚用力在地面猛地一蹬,然后身体顺着这根青藤就窜上去了老高。跟着韩飞燕就顺着这个青藤,爬到了位于这处如刀削的山壁上方差不多三米左右的一个长满藤蔓、一个多出一块岩壁的地方。然后韩飞燕转身向着里面长满青藤的岩壁不知道为何竟敲了起来,就这么敲了几下,不到五秒钟左右的时间,那个长满藤蔓的地方就出现了一个豁口......待出现了那个豁口之后,韩飞燕就对我喊道:“路就在这里,你先顺着藤蔓爬上来吧。”“卧槽!那么高,我特么没有攀岩的经验怎么爬?”我有点打怵。“人家使臣和巫婆婆老胳膊老腿儿的都能爬上来,你就不能?”韩飞燕问道。“少扯!巫婆婆想上来还不容易?只要汉子用双手拖着她,那就差不多快三米了,她会上不来?更有可能是汉子直接背着她上去的!韩泰善至于那个使臣就更容易了,那个大黑蟒直接就能驮着她上去。”听我这么说,韩飞燕抿嘴轻笑道:“你还说的挺在理呢!好了,赶紧上来吧,别墨迹了,一个大男人,连这点高度都不敢爬?我可告诉你,你不上来我可就不管你了,这回去的路要是没有我引领,你估计都走不出这个山谷。而且这个山谷时常有狮子老虎这种大型的野兽存在,你要是被它们撞见了,呵呵......”“切!我才不信呢!我知道你这是故意在激我,我...我爬就爬!”听韩飞燕这么激我,我又看了看藤蔓,然后又看了看韩飞燕所处的位置,最终咬了咬牙,就爬了起来。我以为会很难爬,毕竟以前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过让我意料不到的是,这爬起来还挺简单的,用脚狠狠的蹬了几下岩壁,我就顺着藤蔓爬到了韩飞燕所在的位置。等我跟韩飞燕走进了那个豁口处后,里面就出现了一条狭窄的小路郭小敏,而且这条小路特别的陡峭,几乎都快呈现出八十度角儿的样子。八十度角儿啊!那是个什么概念?我擦嘞......尝试着跟韩飞燕向里面走了几步,我就有点怕了,我不敢回头看,感觉回头看,我随时都能掉下来似的。越往后走,我就越害怕,到后来我不得不趴着弯腰爬着走,因为我感觉我根本就站不住。再看看我前面一脸淡定向前走的韩飞燕,我就觉得自己好特么丢脸......就这么硬着头皮爬着走了好一会儿这样的陡峭小路,终于我们的面前出现了宽敞的山路,这也算是让我松了口气。然后我们沿着宽敞的山路又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段路上,我看到个各种毒蛇毒蜘蛛什么的,还有一些走错路就能要人命的机关,可见,见神明一面那都是危机重重啊,稍有差池,就能丢了小命......等我们又走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太阳快要落了下来,直到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人为修建的石阶,然后沿着石阶上去之后,韩飞燕告诉我说,我们登顶了!等上了山顶之后,迎着清爽的风,我先是狠狠的喘了几口气,然后这才直起腰来向着山下观望了起来。这么往下一望,我感觉我就好像站在一处悬崖之上。向下看去,夕阳将千山万岭照得一片通红,很是气派。细看,血鹰在山下展翅翱翔着,往常看这个血鹰总是仰看,这一次我却不得不俯视了。这只血鹰在我的下面矫健地盘旋.这是多么辽阔、雄壮、气象宏伟、万仞摩天的山峰之巅啊!再放眼看着远处稍矮的山峰,有的像挺着胸的巨人,有的象扭着腰的仙女,有的像戳破青天的宝剑,有的像漫空飞舞的银龙,奇峰绝壁.一座座都是大自然天才的杰作。我不明白,像这么雄伟美丽的山脉,为什么没有成为旅游胜地呢?就在我陶醉于这山峰之美景的时候,我听到我身后韩飞燕的声音。“怎样?这里景色不错吧?”“不错不错,很有气势嘛!”我笑着回道。“那你知道这个山顶叫什么名字吗?”韩飞燕又问。“这山顶还有名字?叫什么名字啊?”我问道。“这叫神明顶,是伟大的神明所居住的地方。”在提起神明的时候,韩飞燕是满眼的恭敬。“切!我要是住在这山顶上,我还说这叫顾易顶呢!”我嗤之以鼻道。“好了,看够了吧?看够了就转过身来陪我进入神明居住的地方吧。记住了,进去不要喧哗,不要说话,我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就好。”“这么严谨?”我斜眼看着韩飞燕。“不想死就听我的话!”韩飞燕突然脸色一冷。跟着,韩飞燕就走到了这个山顶的中央,然后在中央的一块凸出来的大青石上有规律的用手敲打了起来。也不知道韩飞燕这样敲打了多少次,在韩飞燕停下来之后,大青石突然向着一边移去,然后在青石原来的位置处,有一个向下走的地下石阶。这应该是一个机关,等出现了地下石阶之后,我就跟韩飞燕走了进去。沿着石阶向下,走了好远好远,然后经过了一段平缓的路,在拐了一个转角之后,我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偌大的空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这个空间设计的简直有些奢华,里面亭台楼阁玉石栏杆全都具备,犹如宫殿一般。在我跟着韩飞燕经过了一座汉白玉石铺就的桥之后,我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通向一个宫殿的汉白玉石阶。当我跟着韩飞燕上去了之后,我看到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古城门,在城门上面写着这样的几个金色大字。上书:举头三尺有神明!......
第二百零二章 神鸟
“举头三尺有神明?”看到上面写的这几个字,不由的,我就向着城门里面距离我头上三尺高的地方看过去。不过等我看过去之后,我发现,那个地方貌似也没有什么啊?看到没有什么,我就想询问一下韩飞燕。可就在我想要询问韩飞燕的时候,韩飞燕却猛的瞪了我一眼,那意思好像是在告诉我不要乱问话.....不过接下来,韩飞燕对我小声回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那上面的字不是让你看的,而是让你记在心里的,让你时时刻刻都明白,不论你走在哪里,只要你遇到了难事儿,抬起头来,你就会看到神明之所在,他会在你头上三尺的地方一直庇护着你的!而且同时也提醒着我们,别做亏心事儿,别做对不起神明的事儿,因为神明可看着你呢!”“这...好吧,我服......”我感觉是相当的无语,相当的扯犊子......跟着韩飞燕走到了宫殿里面之后,在来到了最中央的一个刻着几只蝎子和几只蜈蚣的中央广场里,我们停了下来,等我们停下来之后,我看到韩飞燕就跪了下来,还顺带着拉着我跟她跪下来映秀十年事。我虽然一百个不愿意,但最终还是妥协了,妈的,就当神明是个死人,我跪地给他烧纸钱了!等我们跪下来之后,跟着我就听到韩飞燕一本正经的大声喊道:“麻姑村掌事者韩飞燕拜见神明大人!”在韩飞燕这样喊话完之后,隔了数秒,没有人回应。......“麻姑村掌事者韩飞燕拜见神明大人!”韩飞燕又喊了一遍。可是隔了数秒依旧是没有回应......就在韩飞燕还打算继续喊话的时候,从大殿的最里面,突然飞出了一只红绿相间的鹦鹉。当这只鹦鹉出现了之后,我看到韩飞燕眉头一皱,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失望。等鹦鹉飞过来之后,它就直接飞到了位于我们头顶的一个岩壁雕花上,然后鹦鹉居然口吐人言的对我们道:“神明不在家,神明不在家,有话跟我说,我会通知,我会通知!”听到这只鹦鹉能一口气的说出这么多的话,我是觉的异常的神奇。因为在我的认知里,鹦鹉一般就会说几个词,什么欢迎啊,招财进宝、恭喜发财之类的,而且一般都还吐词不清。但是这只鹦鹉不一样,说出这么多的话不说,而且吐词特别的清晰。在这只鹦鹉说完话后,韩飞燕就毕恭毕敬的对这只鹦鹉道:“神鸟,烦请帮我通报神明大人,就说韩飞燕来叨扰神明大人了,告诉神明大人麻姑村遭劫,巫婆婆滥杀无辜,还害死了使臣大人,烦请神明大人相助。”听韩飞燕称呼这只鹦鹉为神鸟,又对着它说了这么一大堆的话,我觉得甚是滑稽,一只破鹦鹉就称呼为神鸟了?再说韩飞燕对它说人话,而且还说了这么一大堆,它当真就能听得懂了?我怎么有点不信啊!但是下一刻,现实狠狠的给了我一记耳光......当韩飞燕话音刚落,就听那只鹦鹉道:“麻姑村的事情神明大人已经知道了,神明大人已经知道了。不过神明大人说,这是麻姑村本该有的劫难,是麻姑村的劫难,只有坛奴将成之日,自是劫难化解之时。这也是对你新的考验,没人帮你,只有你自己帮你自己,只有你自己帮你自己......”说完之后,鹦鹉还特别抖动了下自己的羽毛,跟着还发出了一声尖锐的鸣叫声。听到鹦鹉这么说完话,韩飞燕又对它问道:“那你知道神明大人去了何处吗?为什么没有在这里?”“神明大人下恤黎民,诸事繁忙,去往何处,我不知道,不知道!好了,你们可以走了,拜拜!”跟韩飞燕说完这话,这只鹦鹉就拍打着翅膀,然后飞走了......“卧槽!这鸟还真是神了,能跟人对话,这简直了!这都是怎么训练的?”看着这只鹦鹉飞走,我惊讶道。我刚说完这话,韩飞燕就瞪了我一眼,一副很不爽的样子。跟着就带我离开了这个地道下的宫殿,然后顺利的返回到了山峰的山顶。“切,白跑了一趟吧?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神明不在家霍天都,你就跟一个傻鸟说话,可真特么逗。”我笑道。见我这么说,韩飞燕眯着眼对我道:“在我看来,神明大人不是不在家,而是...不想见我们吧......”“哦?不想见我们?为毛?”韩飞燕的话让我觉得很不对劲儿。“不知道,上次使臣带我来的时候,我也没见过所谓的神明大人,也只是听鹦鹉传话罢了,当时这个鹦鹉也是说神明大人不在家。所以我现在才会有此一想,也不知道是他不愿意见我们,还是我们没有资格见他,两次我都没见到他,这在我感觉并不正常,而且这种感觉还有点诡异!”“什么诡异不诡异的,你别想那些没用的东西,那现在怎么办?你那伟大的神明你见不到,而且人家鹦鹉也说了,让你自己摆平麻姑村里的事儿呢。”我问道。“只能回去再从长计议了。”韩飞燕回道。“哦,看来好像也只能这样了。诶?对了,我记得那只鹦鹉说什么,只有坛奴将成之日,自是劫难化解之时,这话你怎么理解?”我突然想起了这句话,然后试探性的问起了韩飞燕。“我没深想这句话,什么坛奴将成之日?使臣废了那么大的力气也没有做出那种逆天的坛奴,难道使臣不在了,指望我能完成,别痴人说梦了!哎!算了,不去想了,下山走人吧。”韩飞燕看上去是一脸的无奈。见韩飞燕要下山,我也只能跟她下山了。......在下山的途中,我又问韩飞燕道:“韩飞燕,你说你带我见了神明,以神明的眼力见儿,能看到我是一个带把儿的爷们吗?”“怎么,你以为到了神明的面前,我给你的这副妆容还真能瞒过他?那他这神明当的也就太差劲儿了吧?再者说,你的身份使臣早就通报给了神明,甚至很早之前巫婆婆在知道你的存在后也应该通报给了神明!跟你明着说吧,你能活到现在,没有任何人愿意动你,甚至我都不敢动你,那完全是神明的旨意,神明说,留着你有大用?”“哦!我说嘛!原来我现在的这副妆容在神明的面前那就是有名无实啊!原来神明都知道我的存在了啊!不过话说...留着我有大用?我能干什么用?”我继续问道。之前我有听韩晶晶对我说过,据韩晶晶所知,韩飞燕和使臣留着我是想在坛奴实验成功后,把我制作成坛奴的。可是韩晶晶也说,其实并不只是这么简单的。既然我和韩飞燕话赶话说到这儿了,我就想多挖挖这里面有没有什么细情。但韩飞燕似乎早就看到了我打的是什么主意,她笑了笑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留你小子能干什么用,神明的意思谁能猜的透?留着你帮助外人?祸害我?我不懂啊!”对我说完这话,韩飞燕就摇了摇头,然后加快脚步向前走了起来......见韩飞燕加快了脚步,我就紧紧的跟了上去。就这样的超级三等兵,我们顺利的下了这个巍峨的高山,然后准备返回到麻姑村。在回去的这一路上,韩飞燕显得相当的沉闷,我问她什么她都不开口,路上一直都是皱着眉头,一副思索着什么的样子,也不知道到底是在想着什么......
第二百零三章 黑蟒
就这样经过了几天的赶路,我们很快的就将要回到麻姑村了。看到我们即将要回到麻姑村,韩飞燕突然停下脚步对我说道:“我先回村子里,你在这儿等我。等我进了村子后回家里取来了油彩之后,我给你补补妆容,你再进去。否则被村里的其他姐妹看到了就不好了。”韩飞燕这话一说,我觉得也在理儿,于是就在这里等她,让她自己先回村......在原地等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的样子,韩飞燕就回来了。回来了之后,韩飞燕就给我补好了妆容,然后我俩就向着麻姑村走去。等我俩进了村子里,我就看到很多村里的女人们在见到我和韩飞燕回来了之后,都簇拥了过来,而且看她们一个个的情绪都特别的激动。见大家向我们这边簇拥而来,我对着韩飞燕小声问道:“我说你刚才进村给我拿油彩工具的时候没见过这帮女人吗?怎么一个个见了你都那么的激动?”见我这么问,韩飞燕回道:“说来也巧,我刚才进村的时候,还真就没有跟谁碰过面。”就在韩飞燕回答完我的话的时候,这些女人已经向着韩飞燕簇拥了过来。涌过来之后,这些女人就问韩飞燕请没请来神明,神明怎么说的此类的话......见大家都问这样的问题,我看到韩飞燕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她们,而是一脸微笑的对她们反问道:“姐妹们,我问你们,在我走的这两天,村里有没有再发生过什么?”“没有了!从你走后,咱们村就没有谁蛊毒发作了,好像巫婆婆也消停下来了。”“对!这几天终于过上了一段太平日子。”......听到人群中有人这么回答韩飞燕,韩飞燕眼珠子一转,跟着笑道:“那大家知道为什么吗?这是因为神明显神威了,他开始庇护咱们这个村子了,巫婆婆吓得不敢出头了!”“飞燕姐,这是真的吗?”“飞燕姐,你说神明开始保护咱们了?”......随着韩飞燕的这样一番话,所有的人脸上都乐开了花。我是没想到韩飞燕居然会这么胡诌,尼玛,这根本就是没有的事儿!就因为这几天村子里安生了,她都能给扯到神明的身上,真尼玛牛逼......见大家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韩飞燕让大家先静静,跟着她继续编着瞎话道:“神明说了,他一定会严惩巫婆婆的,让大家放心。至于最近村子里蛊毒发作死的那几个人,虽然是巫婆婆导致的,但是神明告诉我说,她们都死有余辜,因为她们都在心底不恭敬神明,背后里老诋毁神明,这是大不敬,对于此类人,神明不会管顾的!神明还说,只要你们心里都尊敬他,都遵从他,是不会出事儿的,任谁都伤不了你们,即便是巫婆婆也不可能!”韩飞燕这话一说完,底下又开始议论了起来。我隐隐听到有人说什么,她前段时间还听说死了的那个凝霜不久前就对她说了一些诋毁神明的话,可能为此惹怒了神明,然后神明借巫婆婆的手要了她的性命.....韩飞燕几句话,直接让大家认为,蛊毒发作的原因固然是巫婆婆所为的不假,但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死去的那几个人不尊重神明。意思也就是说,死的人都是不尊敬神明的,只要尊敬神明的人都是不会死的......尼玛!绝对神棍啊!还能有比这更神棍的事儿吗?韩飞燕对这些女人一番“洗脑”之后,她就让这帮人散了,让大家以后记着神明的好,跟着韩飞燕就带我去了她家。等到了韩飞燕的家里之后,我指着韩飞燕的鼻子对她呛声道“韩飞燕,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无形中还把神明的地位给抬高了,那神明是个什么东西你我都不知道,你有必要那么神话他吗?要不是我跟你去了,我特么都快信了!天底下就是出了你们这些人,才会让迷信神仙这样的人越来越多的!”见我这么气愤,韩飞燕对我道:“那我能怎么办?说实情?那村子里保证人心慌乱,那就糟了!我这么一说,大家就会知道,只要对神明恭敬,自己就会没事儿,跟吃了定心丸一样,这多好?”“卧槽,问题是......日!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跟你辩解了,照你这意思,村里的女人都属于那种“听骗不听诚”的人了呗?”“这是事实啊!整个世界都披上了一层虚伪的面纱,你说真话没人信,只有说假话才能哄的住人。就好比你,我这个好人说话你不信,你却信阿聪那种坏人。”“你可得了,你别拿我说事儿,你们俩一路货色,没一个好东西。算了!懒得听你说这些,这要是没我什么事儿,我可就走了?”“嗯,回去休息吧,走了好几天的山路,够累人的了。我也准备好好休息一下,等休息好了,村子里还有一堆的事儿等着我去做呢,我还要去寻找我的女儿。”提起自己的女儿,似乎是触动了她,韩飞燕表现出一脸的伤感......从韩飞燕家走出来之后,我就回到了柳眉的家里。到了柳眉的家里,我就准备好好的休息休息,毕竟这几天翻山越岭的,真的是有够累的。等我躺下来之后,没多久,我就呼呼的睡着了。可是当我睡到半夜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我的身边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着,于是我就用手去摸。这一摸吓了我一大跳。因为我感觉有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躺在了我的身边。等我睁开眼睛这么一看,我差点没被吓死。当我睁开眼睛,我看到一个巨大的蛇头吐着信子就那么看着我。而它那冰冷的身体就在我身体间活动着。看到了这个大蛇头,我吓的是嗷嗷直叫唤。等我吓过了劲儿之后,我才发现,这是一条黑色的大蟒蛇,也就是使臣的那条黑色的大蟒蛇!看到是它,我反而放轻松了很多。让我惊讶的是,这条大蟒蛇现在看起来很不好,它的蛇头上面,有一个地方被什么东西给砸开了,血已经凝固在了那儿。而且它的蛇身上有多处伤口,特别是它的尾巴,好像还被斩断了一小截儿......“我靠!我说大黑虫,怎么搞的?你怎么会这么惨?”因为在茅草屋给它鱼吃的时候,我都叫它大黑虫的,所以我还是这么的称呼它。像是能听懂我的话似的,大蟒蛇微微低下了头,看上去有些哀伤。跟着它突然下了床,然后向着外面爬去。在爬出去的时候,它总是回头,好像示意我跟上它。见它似乎让我跟上,好像要带我去什么地方,我犹豫了一下,最终选择跟上了它......等我跟着这个大黑蟒出去了之后,一路跟着它,不知不觉间我就跟着它来到了座山坟。等我跟着它来到了座山坟之后,大黑蟒就对着一个新坟开始用头拱,用身子扫,像是想要挖开这个坟地。看它这么做,我当时就觉得奇怪。不过我没说什么,而是凑近了仔细看起来。等大黑蟒把这座新坟拱出了很多沙土之后,它突然就把脑袋探进去了,然后用嘴巴从里面叼出来了一具没有脑袋的尸体,这个尸体自然是使臣的尸体。由于是大晚上的,看到这样的尸体,我还吓了一大跳。等使臣的尸体被挖出来之后,大黑蟒就用自己那巨大的头去不停的点着使臣的右手。看它老这么点着使臣的右手,我就向着使臣的右手瞧了过去。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使臣的右手居然是死死地攥成拳头状的,好像里面攥着什么东西............
第二百零四章 碎花布
看到使臣的手里好像攥着什么东西,于是我就蹲下来,然后准备掰开她这攥紧的手,看看里面到底有啥。当我伸手触碰到了使臣那攥紧的手之后,一股冰凉的感觉袭遍我的全身,让我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深吸了一口气,我就开始掰起了使臣的手。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使臣的手攥的是紧紧的,我是怎么掰都掰不开。最终还是借助一根木棍,把木棍的一头搞的尖锐一些,再将这尖尖的一头儿插进使臣的手心,然后就这么硬生生的把她攥紧的手给撬了开来。当使臣的手被撬开了之后,我看到了位于使臣的手心处,有那么一点点的碎花布。这种碎花布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但好像又记不得了,不过看到这些碎花布,我反倒产生了一些疑问。这些碎花布是从哪里来的?看这样子,应该是使臣从哪儿拉扯下来的,甚至我怀疑,极有可能就是在发生危险的时候,使臣从对方的身上扯下来的。但问题是如果对方是汉子,那汉子是个粗人,是个裸着上身的爷们,身上怎么会有这种女人才会有的碎花布?既然汉子不可能有,那巫婆婆也不可能,巫婆婆一天天的都穿着一身黑衣服,跟个真正的老巫婆似的,这些碎花布明显跟她不搭。那不是他们会是谁?我相信使臣也不会有这样的碎花布才对,就算有,她也不会这个时候死死的攥着这些碎花布。......又看了一眼这个碎花布,我突然感觉我模糊的记忆泛起了一丝涟漪。又皱着眉头深想了想之后,我猛然想到了这碎花布应该是谁才会拥有的!要是我没有看错,这个碎花布应该来自韩飞燕过去穿的一件衣服上!对!我记得那个时候,我跟韩飞燕还保持着那种“鱼水”关系的时候,有一次夜晚,我们之间“大战将临”,她就穿过这种碎花布衣服!当时我看了以后还觉得她显得特别的性感妖娆来着......难道说......难道说使臣的死跟韩飞燕有着直接的关系?!联想到使臣的死可能跟韩飞燕有关系,我当时就被自己的这种想法给吓了一跳。不过据我所知道的情况,从韩飞燕和使臣之间的一些我所见到过的各种交流场景,我觉得韩飞燕对使臣下手还是极有可能的。虽然说使臣是韩飞燕的老师,她教会了韩飞燕很多的东西,甚至还帮助韩飞燕成功扳倒了巫婆婆,给她很多血蜈蚣让她控制住村里所有的女人。但是我知道,使臣这么做,也应该是有她的目的的。而韩飞燕表面对使臣恭维的很,实际上跟她并非一条心。我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一次,使臣在抽了韩飞燕一嘴巴子的时候,韩飞燕低下头的那一抹狰狞的脸色,看的我是直皱眉头。现在回想,我估计那个时候,韩飞燕就应该对使臣起了杀心了。不!没准儿韩飞燕早就对使臣起了杀心了!如果说,以我的大胆猜测,使臣的死是韩飞燕所为,那韩飞燕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她们彼此间因为某些利益起了纠纷,或者说韩飞燕感觉到了来自使臣给她的危险?还有,使臣的这种死法儿,韩飞燕又是怎么做到的?要知道,使臣可是被硬生生的扭断了脖子的!而且看眼前这只大黑蟒的糟糕状态,没准儿它也参加到了那一天的战斗之中,可能在那一天,它发现使臣在临死之前用手扯下来这些碎布攥在手心里,跟着就找到我,把我引到这里来,目的就是为了让我看到这些碎布......我知道韩飞燕会些本事,韩晶晶也说她母亲会功夫,但是这年头的功夫可不是金庸手里面的那个扯淡的世界,凭她韩飞燕一个女人的体质,就算再怎么练,那力气能大到什么程度?能大到硬生生的扭断一个人的脖子,而且还把脖子跟身体扯断分离?这不是开玩笑吗?更何况当时可能还有大黑蟒在旁相助呢!有些想不通,我真的想不通,假如使臣的死亡是韩飞燕一手造成的,那韩飞燕是通过何种手段产生这种暴力“输出”的?我特么绞尽脑汁也想象不出来。看着这些碎花布,然后我又低头看了看那个大黑蟒,跟着我就对它问道:“大黑虫,你是让我看这个对吧?”“大黑蟒还很通灵,它竟然对我点了点头。”见它似乎确实能听懂我说的话,我灵机一动就对大黑蟒问道:“使臣的死是巫婆婆和汉子做的吗?”我这也算是尝试性的对它提问题,就看它能否听懂和表达出来了。我知道,动物是有灵的,跟韩飞燕去找神明,别的我没见识到,但是那么能说会道的鹦鹉算是让我开了眼界了,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明白,千万不要小瞧了任何一种动物的智商,因为它们的聪明有些时候真的很让人难以置信!我才不信那只鹦鹉是天生神鸟,什么迷信的逻辑,在我的眼里,那只鹦鹉应该就是训练出来的才对。当然,也不排除什么所谓的“造畜为蛊”所形成的产物,但是我认为,这跟它们本身的强大和聪慧的程度是成正比例的。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听我这话,大黑蟒还真就抬起了巨大的脑袋,然后左右摆头,似乎是在对我摇头。看它这样,我眼睛一亮,喜上心头。“那...难道是韩飞燕杀死的使臣?”我又尝试性的问道。这一次,大黑蟒眼睛突然瞪的贼亮,然后对我拼命的点着头。“使臣的死你也在现场?你这身伤也是韩飞燕做的?”我又问道。大黑蟒又是点了点头。“那韩飞燕是怎么做到的?她一个女人再厉害也不可能扯断了使臣的脖子,也不可能把你打成这样吧?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见我这么问,大黑蟒突然卧在了地上,然后将身体盘成盘,用它的信子舔着自己的尾巴,像是在舔着自己受伤的伤口,看着给我的感觉是好可怜的样子......从大黑蟒的行为表现上,我得知了使臣的死是韩飞燕做的,可是我真的想不通韩飞燕是怎么做到的。看着盘在地上可怜兮兮的大黑蟒,我大着胆子摸了摸它的头,然后我对它道:“你最好还是离开这里吧,那个韩飞燕可是也会造畜为蛊之术的,要是你被她逮住了,没准以后就听她的了,我建议你去茅草屋那边先生活着。”见我这么说,我也不知道大黑蟒是不是真的有听进去,然后它就抬起头,活动着庞大的身体离开了......等大黑蟒走后,我连忙把使臣的尸体放进了新坟里,然后给填上了土。等做完了这一切之后,我手里攥着从使臣那里获得的这小块儿碎花布回到了柳眉的家里。我现在在想一个问题,如果大黑蟒跟我表达的是真的,使臣是韩飞燕害死的,抛开韩飞燕为什么要杀死使臣这样的话不提,我就想知道,韩飞燕是怎么做到的。难道她也有类似阿聪一样强大的帮手?可是这么想我觉得也不大对啊,跟韩飞燕认识这么久,她手里也就那么两张“活人牌”能用,她什么时候有那么强大的帮手了?有没有可能是韩飞燕事先设计好了什么陷阱圈套,等使臣陷进去了之后,她才做的这一切,然后用一些工具拧断了使臣的脖子,再在现场做成这样一幅画面?想到这个可能性之后,我突然间又想起了一件事情,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第二百零五章 案发现场
我隐约记得,在使臣死亡的那个路上,好像图册中有记载那里......有一个地道!没错!当初我看图册的时候有注意到这一点,虽然没具体看,但那里应该是有一条地道的。难道说,韩飞燕利用地道......想到了这样的可能性,我就快速的向着柳眉的家里走去。因为我那本图册之前已经被我藏到了柳眉家的衣柜里,所以我想赶紧赶回去找到这个图册,好好看看这个地道。等我飞快的跑回到了柳眉的家里之后,我就从柳眉的衣柜里找到了那本图册,然后开始翻查了起来。翻查了一会儿之后,果然,在其中一页上,确实有记载着这样的地道。让我吃惊的是,这虽然是一个地道,但它更是一个陷阱!书中记载,这个地道是为了防止有人入侵麻姑村而特别设置的。事实上,麻姑村各个村口外的道路上都有这样类似陷阱的地道。按照上面的记载,地道里机关多多。为了确定这件事情的真相,为了要弄清楚韩飞燕是怎么害死使臣,又怎么成功的把使臣搞成像是被人硬扭断脖子的画面,我准备亲自去那个地道看看,看看这一切到底都是怎么回事儿。说去就去,趁着天色还晚,我用煤油做了一个火把,然后就披星戴月的出门了。等我出了门之后,我就向着那条村口的路走去,在距离“案发现场”还有近十几米的距离之时,我看到了开启地道的机关入口。这个机关入口设计的比较巧妙,因为开启的机关和一旁的一座“神明庙”有着很大的关联。说明一下,麻姑村多修建有这样的小庙宇,这种庙跟一般农村的山神庙差不多大小,修建这种庙宇就是为了供奉所谓的神明大人的。在这个小庙的庙口中有一块木牌,由于天黑,木牌上写了什么字我也没看清。等我把手伸进去逆时针用力转动这块木牌的时候,从神明庙的后面,出现了一个通向地下的黑洞。等我沿着洞走进去的时候,我的眼前瞬间就黑成了一片,什么都看不到。而与此同时,地道的入口也瞬间就被关闭上了。不过我没慌,因为我知道,这地道里本来就没有灯火的,图纸上之前都说的明白,这个地道没有照明的设施,所以我才特别在来之前准备了一个火把。等我点燃了火把之后,地道里瞬间就明亮了起来,与此同时,我也感觉我的心也随着火把的亮起变得亮堂了许多......沿着地道向前走了十几米,很快的我就看到了一片水泽之地。这片水泽并不深,只是没过了脚踝而已。在这个水泽之地上,除了有几个像是承重用的石柱子之外,我还看到了遍地都是那种冒出水面之上、尖头向上的钢钉,这些钢钉不仅较比一般的钢钉粗,而且还长上很多,虽然钢钉上有些锈迹,但是看那尖尖的钉子头儿,我就能看出一身冷汗来,这要是人从上面掉下来,那绝对会被扎他个千疮百孔的......抬头看看我的头上,然后我再看了一眼图纸,跟着我就趟着水小心的走到了一根石柱子边,然后就在这根石柱子上看到了一个凸起的小圆石。这块凸起来的圆石还是很明显的。等我按照图册所示顺时针转动这个圆石头,直到转了个一百八十度后,令我震撼的场面出现了。我看到在水泽之地上所伫立着的那几根承重的石柱子,此刻都向着四周的墙壁移动着。等承重石柱子移动开后,上面突然向下垂落下来了几块儿固定着铁块儿的大石板。这些大石板就像是被打开的天窗一样,就那么悬着。随着石板的悬空向下垂着周珏婷,瞬间上面就出现了一个大的空空的凹槽。等我狠狠的按动了一下我身边的这根石柱子上的圆石,那上面的凹槽突然跟鲜花一样瞬间散开,然后我就看到了天上的星月!看到这一切,我基本可以想到,如果韩飞燕在这里操控机关,然后开启机关移动承重柱,等算准了时间使臣会来到这里的时候,再按下圆石直接使得使臣跌落下来,再在这里面对使臣下手就成了!但是有一个问题是,如果使臣真的掉下来的话,那她应该会被扎的千疮百孔才对,为什么她的身上只有钝伤,没有被扎的样子呢?甚至我在大黑蟒的身上,也看不到这样的伤痕。就在我搞不懂的时候,我突然看见,在位于离我不远的墙根下面,立了一排排木板。这些木板是从哪里来,是用来做什么的我不知道。看到这些木板,我先选择再次操控石柱之上的机关圆石,把机关复原,承重的石柱子归位,然后就走了过去。等我来到了这木板的跟前之后,我发现,这里除了木板之外,还立着一个木桩子。除此之外,还有一根带血的绳子和一根带血的皮鞭。更让我惊诧的是,还有着一个类似铁头盔的东西以及一个大号的钳子。那个铁头盔里面全是血,看的我是直皱眉头。更出乎我意料的是,除了这些东西之外,我还在此看到了一小截儿尾巴,这一小节尾巴要是我没看错的话,应该就是大黑蟒断了的那小截儿尾巴。看到现场的这一切,我基本上已经能想到使臣整个遇害的经过了。八成就是开启机关之前,韩飞燕就已经在空旷的地上铺满了这样的板子,目的就是为了使臣在摔下来的时候,不被钉子扎的千疮百孔。等使臣落下来之后,韩飞燕会把使臣带到这边,用绳子把使臣固定在这个木桩子上,然后给她的脑袋套上这个铁头盔,再用大号的铁钳子夹住戴在她头上的头盔。跟着就需要扳动钳子,然后朝一个方向旋转,用钳子的长度和省力的原理,把使臣脑袋给直接扭下来!至于大黑蟒,没准黑蟒在摔下来之后,韩飞燕就用皮鞭子、钳子或者里面其他的东西,利用有利的地形和韩飞燕的一身功夫与之周旋,使之受伤,而且大黑蟒怕水,到了这片水泽之地,只会是畏首畏尾无力反驳,再最后一刻逃遁掉了......反正不管怎么说,通过这个地道,事实已经很明朗了!这里应该才是第一案发现场。韩飞燕在这里杀死了使臣之后,再把使臣的尸体弄上去,然后嫁祸给巫婆婆,让大家看到使臣的死相,都认为只有跟在巫婆婆身边的那个汉子才能做出这么血腥残忍的事儿来!但是我现在又在想着一个问题,那天我也在,使臣是先走的。使臣走了之后,我还和韩飞燕说了一会儿话。就算韩飞燕脚程快,她就能保证自己赶得上使臣的速度?而且她开启地道机关总需要时间吧?她随后再从家里出来赶到这个地道里能来得急?如果她走快了,或者走在了使臣的前面,那使臣不会发现?不会留心?我觉得,好像这里面还藏有什么猫腻儿,虽然说,使臣确实是韩飞燕害死的,但是在时间节点上,还存在着一些说不过去的问题。除非......韩飞燕后发制人,依仗自己脚程快的特点,从别的地方抄捷径先一步绕到这条道上然后在使臣没走到这边之前就进入地道。不过我认为,这样的可能虽然有,可总感觉并不是很靠谱。我甚至在想,难道说...在使臣没走之前,地道里已经被韩飞燕安排了什么人就等着在此处杀害使臣?就在我想着这些问题的时候,突然间,我看到从这个空旷之地猛地窜出了一道人影,随着踩水声音的响起,这个人影就向着地道入口的方向跑了出去。这突然窜出来的人影吓了我一跳,当我反应过来之后,我对着那道跑向地道入口处的人影大喊道:“谁?特么的给我站住!”......
第二百零六章 勾结?
发现有人影向着地道入口处跑去,我不管三七二十一,跟着也跑了过去,我倒要看看,这是一个什么人,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搞不好,这个人还真有可能就是之前事先埋伏在这里准备帮韩飞燕残害使臣的一个帮手之一。当我追过去的时候,我看到这个人身穿着一身黑袍,从背影看,像极了黑衣人阿聪!看到这个人像极了黑衣人阿聪,我当时就不淡定了,我在想,不会韩飞燕和阿聪也有什么...关系...吧......不过转念一想,我就拍着我的脑袋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太特么乱了!”就这么追着这个黑衣人,一直等我追到快接近地道入口处时,我看到黑衣人正在开启出去的机关按钮,在开启机关的时候,黑衣人背着我弯着腰呼哧呼哧的喘着气,看上去像是很累的样子,这和阿聪那就像“身体被掏空”的体力还真有的一拼,这让我更加的怀疑他很有可能是阿聪了。等机关开启了之后,黑衣人就跑了出去,而我也紧随其后的跟着跑了出去。等我追着他从地道里出来,我就看到他向着村外的一座山上跑去。看到他向着山上跑去,我就熄灭了火把,然后追了过去。一直等我追着他来到了山根儿底下,一直等到那个黑衣人好像跑不动了,然后喘着粗气坐在了一块儿青石上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我才来到了他的身边。等我来到了他的身边之后,我借着天空上淡淡的月光,弯腰凑到黑衣人的脸上这么一看,尼玛啊,还真是黑衣人阿聪!不过长得像就不能代表他就是,就好比我,现在是柳眉的模样,但我不是柳眉搜客网啊,就在我准备开口询问他到底是不是阿聪的时候,他却先开口说话了。“我说...我说兄弟,你可以了,还追,想追死我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什么体质,真是的。”当黑衣人的声音一响起,我的脑袋跟着翁的一声......或许样子可以骗人,但是声音却骗不了人的,这人一开口说话的声音,那就是阿聪的声音了!“卧槽!你真是阿聪?你怎么会在那个地道里?”我吃惊的看着他。见我这么问,阿聪又粗喘了几口气,跟着对我回道:“要不然你以为我是谁啊?至于我怎么出现在地道里,我说我无意间跑到那里玩儿...你信吗?”“我信你个鬼!话说你到底怎么出现在那个地道里的?你该不会跟韩飞燕...跟韩飞燕有什么联系吧?”我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见我这么问,阿聪先是叹了口气,跟着对我笑了笑道:“也罢!事已至此,我就不得不说了,我相信你跑到地道里是发现了什么吧?以我推算,你应该是看出了使臣死亡的情况不对,所以就找到了那个地道里了吧?”“嗯?你知道使臣死了?”我对他问道。“当然,使臣是我和韩飞燕一起联手弄死的,我怎么会不知道?”说着这话的时候,阿聪已经从青石上站了起来。“什...什么?!你跟韩飞燕一起弄死的使臣?这怎么可能?难道你和韩飞燕还真有联系?”我问道。“我们当然有联系,只是你这个傻小子不知道罢了,再说了,像我们之间的联系你也没必要知道的吧?很多事情你都是不知道的,我们也没必要跟你说,嘿嘿!”阿聪在跟我说这话的时候,竟然流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阿聪这样的话在我听起来觉得有些陌生,总感觉这不应该是阿聪说的才对,这不符合阿聪说话的方式。但是眼下这个人样貌对,声音对,就连体质也对,这说明,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阿聪无疑的!“你们不是对立的吗?怎么还有联系?”我皱着眉头继续问道。“这还不简单,只因为我们有共同对立的敌人啊。韩飞燕不想受使臣的控制,我又不想让使臣成为我的绊脚石,然后我们都不想使臣好,就决定弄死使臣呗君王无情!其实吧,早在之前,我就应韩飞燕的要求在那个地道等了很久了,然后待使臣路过这条通往村外的小路,待我把使臣“请”到地道里来了之后,我就使了些手段把使臣用绳子绑在了木桩子上,要不然你以为凭借韩飞燕就能绑得住使臣了?毕竟韩飞燕可是使臣的徒弟,徒弟想拿下师父,这哪有那么容易?但是我不一样,我有方法能对付的了使臣。等我把使臣绑在了木桩上之后,韩飞燕才来的。韩飞燕来的时候,使臣已经奄奄一息,那个烦人的大黑蟒也被我断了尾巴。待韩飞燕看了使臣的惨样儿之后,然后我们俩是一起送使臣归天的哦。”“真的?”我瞪着眼睛看着阿聪。“必须是真的,你没见使臣恨的,都快要把韩飞燕给吃了一样,到最后还扯着韩飞燕的裙子不放。即便脖子被我们扭了下来,她的手还扯着韩飞燕的裙子不放呢,估计使臣当时没恨死过去。本来今晚我是来打扫现场的,谁知道你小子出现在那个地方,而且还一点点的靠近我,距离我越来越近,然后我不想被你发现,就准备跑,但是无奈我天生病弱的体质,跑不过你,现在只能跟你摊牌了。”缓了口气,阿聪继续道:“其实吧,我是一个有野心有报负的人,我可不像韩飞燕那个傻逼娘们,一心想着解救村里的所有女人,一心想着成为所有女人的救世主,解放麻姑村。我要做的是要坐在神明的那个位子上,我要受万人跪拜,成为至尊的存在。至于别人的死活,我可没心思管!反正被你看到我和韩飞燕有联系了,这样的话我也就不背着你说了,该说就说,不吐不快!跟你说了,反倒是让我心情舒畅坦荡了许多!”“什么?你说韩飞燕一心想着解救村子里的所有女人?一心要成为救世主?你别开玩笑了!”我不信道。“谁跟你开玩笑?你小子真傻,直到现在好坏人都分不清,我是看你实在可怜,今晚才跟你说这些话的。行了,懒得跟你墨迹,反正使臣死了,我也畅快多了,就不陪你聊了,我现在也该走了!回见!”对我说完这话,阿聪随手就在地上丢了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跟着一团黑雾弥漫开来,不仅使得我什么都看不到,而且这烟还熏眼睛,使得我的眼睛是怎么睁都睁不开,眼泪是一个劲儿的流。这种感觉就跟被电焊的蓝光晃了眼睛一样,又跟眼睛进了沙子似的,难受的不要不要的......等烟雾散了之后,等我揉了揉眼睛抹了一把眼泪,之后勉强睁开眼睛后,我发现原本站在我面前的黑衣人阿聪早就不见了踪影,消失匿迹了......发现阿聪不见了,我赶紧在这个山脚下找了好几圈儿,几圈儿找下来之后,我再也看不到阿聪的身影,也不知道阿聪跑到哪儿去了。阿聪虽然消失不见了,但是他对我说的话深深的震撼到了我。按照他的意思,那他就是坏人,韩飞燕就是好人了?虽然阿聪这么说,但是我觉得特别的奇怪,好端端的,为什么阿聪要告诉我他是坏人,而韩飞燕是好人呢?这样在我面前贬低自己的身份而抬高韩飞燕的身份是为了什么?想不通,我真的是想不通......
第二百零七章 质问
等我从山脚下离开之后,我就向着韩飞燕的家里而去。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绝色军师,我不打算藏着掖着了,我就是要听听韩飞燕怎么说,问问她为什么要弄死使臣,为什么会跟总是和她对着干的阿聪还保持着联系,甚至还联起手来,他们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经过长达半个小时的赶路,我终于来到了韩飞燕家的门前。当我推开韩飞燕的家门之时,我发现这个时候韩飞燕并没醒,躺在床上美美的睡着......看到韩飞燕在床上睡着,我原本想去掀开她的被子。不过想到上次掀开她的被子,她光着身子闹出来的尴尬事儿,我果断就放弃了......看着韩飞燕睡的这么香甜,我突然生出了一种恶作剧的心态,跟着我就去了韩飞燕的厨房,在韩飞燕的厨房里,我找来了一个铁盆,然后找来了一把铁勺子。跟着我就走到了韩飞燕的床边,拿着勺子对着铁盆就敲起来。瞬间,叮叮当当的响声响彻了韩飞燕房子里的每一个角落,那震耳欲聋的声音搞得我耳膜都震的难受。与此同时,我看到床上的韩飞燕突然身子一激灵,跟着韩飞燕就吓得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然后向着房子四处一脸紧张的望去......当韩飞燕看到我举着个盆,用勺子在那叮叮当当的敲着,韩飞燕当时气得就直接把床上的枕头砸向了我,跟着对我大声道:“死小子,你有病啊?大半夜的,你跑来敲什么敲?你闹什么幺蛾子!”“嘿嘿,怕叫不醒你,给你来点节奏。”我嘻嘻哈哈的回道。见我这么说,韩飞燕又狠狠的白了我一眼,跟着她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跟着揉了揉眼睛对我皱眉问道:“这大半夜的,你来找我干什么?”见她这么问,我把铁盆和勺子随便一丢,然后坐在韩飞燕的床边对韩飞燕一脸认真的问道:“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私底下跟阿聪有联系?”听我这么问,韩飞燕脸色突然出现了一丝不自然,跟着她对我道:“你...你瞎说什么呢?他可是跟我不对路的,我跟他能有什么联系?”“少来,使臣就是你和阿聪合伙弄死的,别以为我不知道!”我直接开门见山说道。听我这么说,韩飞燕眉头一抖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怎么可能跟阿聪联合杀了使臣?使臣的尸体你也看过了,以她的尸体情况,我们根本没有可能那样杀死她啊!”韩飞燕辩解道。“嘿!这就是你高明的地方,故意把使臣的死状搞成那样,然后嫁祸给巫婆婆和汉子,你可是下的一手好棋啊!”“什么好棋不好棋的,我不明白你在胡说什么!”韩飞燕摆出一副不承认的样子。见韩飞燕不承认,于是我就对着韩飞燕道:“你不承认没关系,我跟你说道说道你就承认了。本来昨天白天,我也相信使臣的死是巫婆婆和汉子所为的,不过就在差不多两个小时前,在我睡的正香的时候,使臣养的那条大黑蟒找到了我。”“大黑蟒?它找你干什么?”韩飞燕拧着眉头对我问道。“告诉我真凶不是巫婆婆和汉子呗!跟你说,这条大黑蟒可通灵了,它把我带到了座山坟之后就开始刨开埋葬着使臣的新坟,然后让我掰开使臣的右手,你猜我在使臣的右手看到了什么?”我眯着眼看着韩飞燕道。“看...看到了什么?”韩飞燕明显有些紧张。“我看到了一些碎花布,而且这些碎花布很像是你过去穿给我看的一条裙子。”说完,我就摊开了我手里的这些碎花布给韩飞燕看。“瞎说,这些碎花布我都没见过,你别睁眼说瞎话!”韩飞燕瞧了一眼我手里的碎花布之后,就对我厉声反驳道。“睁眼说瞎话?行,我倒要找找看!看看你家有没有这样的一件儿衣服!”回了韩飞燕这么一句之后,我就在韩飞燕家装着衣服的柜子里开始翻查了起来。起初韩飞燕还不让我翻,不过最终在我的强行下,她选择了妥协......一番翻找之后,我果然在柜子的最里面找到了这个碎花裙子。结果仔细一看,这条碎花裙子还真就少了好大的一块儿。“这你怎么说?”我拿着这条裙子对着韩飞燕问道。见我手里拿着这条裙子,韩飞燕选择了沉默............见韩飞燕沉默,我就对韩飞燕说了我去了地道发现了里面的一些情况以及发现阿聪的经过。等我把所有的经过和我自己的推理都说了一遍之后,我看到韩飞燕的脸色已经是相当的难看了。跟着,韩飞燕对我道:“就算如你所说的那样,那又能怎样?首先我要告诉你,如果使臣不死,那我就得受她的摆布。我心里清楚,等使臣下次再来麻姑村的时候,一切都不再简单,没准儿我就得死,村里所有的女人在使臣的主持下都没有好结果,所以我必须要让她死。而且还有一点你说错了。”“还有一点我说错了?我说错哪里了?我不明所以的问道。“其实早在之前,并非我主动联系的阿聪,是阿聪主动联系的我。实际上我都不知道他藏在哪里,我怎么联系?等他联系上我之后,阿聪就建议我和她配合除掉使臣。我能消除自身的威胁,他也能铲除他野心之路上的隐患,可以说使臣都是我们彼此的危险因素。再加上我还真就没有把握消灭使臣,而阿聪说他有,所以我才听了他的话去做的。反正我觉着使臣的死在我眼里是个好事儿,我了解她,因为她本来就是一个恶人,被她害死的人不计其数。如果她活着,对村子里的女人绝对是灭顶之灾。”“不见得吧?你的存在对村子里的女人就不是灾难了?”我问道。“我说过我是好人,这话我已经重复很多遍了,信不信由你!”韩飞燕有些气愤的对我回道。听韩飞燕说自己是好人,我就想起了刚才阿聪说什么韩飞燕是个傻逼娘们,是一个想要解放村里所有女人的“救世主”,还说我好人坏人分不清,有些可怜,言外之意就是他是坏人,而韩飞燕是好人。难道韩飞燕真是什么好人?阿聪才是真正的坏人?虽然阿聪这么说,可是我总觉得这听起来多少有些别扭......等我在韩飞燕的家里把这事儿说开了之后,我就离开了韩飞燕的家,临走的时候,我还特别多看了韩飞燕一眼,跟着我就匆匆离开了。等我离开之后,我没见到的是,韩飞燕居然对着我的背身露出了一个古怪的微笑。而与此同时,从韩飞燕房子的里屋,慢慢爬出来了一条巨大的黑蟒蛇............
第二百零八章 再次确认
从韩飞燕家离开的时候,我一直心里有芥蒂,虽然事情都整明白了,阿聪和韩飞燕两个人跟我的对话也解开了我的诸多疑惑,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我觉着,如果可以,我有必要再去找一找阿聪,再好好问问阿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为什么他要当着我的面儿说自己有野心,在我的心里坐实坏人的身份,却变相的抬高韩飞燕在我心中的地位呢?......等我回到了柳眉家的时候,天都快要亮了,拖着疲惫的身体,我直接就倒在了床上,然后迷迷糊糊就睡着了......接下来的几天里,麻姑村再也没有发生女人蛊毒发作的事情,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而韩飞燕一直在村里忙碌着,也不知道天天忙碌个啥,一副毫不关心我的样子。本来我打算暗地里跟踪跟踪她,看看她有没有去什么特殊的地方,以此来找找那些被韩飞燕藏起来的尸体和被阿聪认为是假的李长娟的下落。不过韩飞燕这些天一直都没有走出村子半步,这让我没有任何的收获。看到韩飞燕这么忙碌,而且都不怎么搭理我,我心想,我是不是应该利用韩飞燕忙碌到无暇顾及我的机会,去找一下阿聪,顺便也看看苏萍韩晶晶她们。有了这个想法,我就决定去,于是在一个天未亮的早晨,我趁着村子里还没有人出来走动,就离开了麻姑村,向着巫婆婆房子后面的大山而去。由于我比较路痴,所以我只能先来到了茅草屋,然后再沿着茅草屋的河流逆流而行,去往上次我见到阿聪的那个峡谷。在来到茅草屋的时候,让我很意外的是,我还真就看到了那个大黑蟒。许是大黑蟒听我的话,真就暂时来到了这里生活。虽然看到了大黑蟒,但我并没有去跟它打招呼,只是远远的看了它一眼,然后我就自己走自己的了......等我沿着河流逆流而上来到了之前我所来到的那个峡谷中,我先是看了看四周的情况,在发现无异常之后,我就按照之前阿聪领我走的那条路绕了半圈儿,一直到我来到了那个可以进入空旷水洞的山空子里。等我到了之后,我就憋了一口气,趟着河水,然后就向着空旷水洞里面走去。很顺利的,我趟着水就走进了这个空旷的水洞里......等我进来了之后,我先是看向了岸边,然后又向着水洞四周观望了一圈儿,一圈儿望下来之后,我好像并没有发现阿聪他们的身影。于是我就冲着这个水洞大喊道:“有人吗?阿聪大哥在吗?苏萍、晶晶,你们在吗?”“有人吗?阿聪大哥在吗?苏萍、晶晶,你们在吗?”......在我扯着嗓子喊了好几声之后,从很远的地方,我听到了来自阿聪的回应声。“是顾易兄弟吗?我们在这边了!我们在这边了!”听到阿聪的回应声,我就向着他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一直在我沿着岸边向着水洞最里面走了很远一段儿距离之后,于一个不起眼的拐角处,我看到了正四下里观望的阿聪。见到阿聪之后,我就对他问道:“阿聪大哥,你怎么在这里?你在看什么呢?怎么跟找宝贝似的?苏萍她们人呢?”见我这么问,阿聪回头笑着看了我一眼道:“我们今天没事儿,就想往这里面走走,算是探索探索,看看这里面有些啥。至于那三个女人已经跑到了大里面去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体力差,追不上她们,所以就慢慢溜达着看。倒是你,怎么今天跑这儿找我们了?没留尾巴吧?”听他这么说,我摇了摇头,表示没留尾巴。然后我向着远处看了一眼,跟着我对阿聪问道:“阿聪大哥,我来是想跟你确认一下你之前所说的话,要是不再确认一下,我心里总觉的不踏实。我想问,真如你之前说的那样,韩飞燕是好人?是想着解放村里女人的救世主?你是一个有野心想要当神明的家伙?”听我这么说,阿聪眼睛一瞪道:“我什么时候说过韩飞燕是好人了?她还救世主呢!她要是救世主我不成了宇宙主宰者了吗?再说了,我怎么想要当神明啊?你脑袋秀逗了吧?神明是个什么存在我都不知道,我就要当神明?别闹成不?”“不对啊!你难道不记得你说过的话了?就是前几天,你跟韩飞燕合谋害死使臣、然后你从害死使臣的地道里跑出来,被我追上,跟着你对我说的啊!”我道。“乱扯什么犊子!我一直在这里好不好?我什么时候出去过,还尼玛的害死使臣?我有那么厉害吗?能害死使臣?!你知道使臣的手段有多强大吗?她可是神明派来的使臣,就以我目前的那点微不足道的本事,你借我八个胆子我也不敢害她啊!”“不对啊!你怎么做了不承认?我确定是你跟我说的啊!那个人就是你,不论是衣着样貌还是声音,就是你啊!”阿聪的不认让我有点懵了。“不可能!待会儿韩晶晶和苏萍她们回来了,你问问她们我这几天出没出去不就知道了?”阿聪道。“真不是你?”我有点吃不准了。就在我有点吃不准的时候,远处,韩晶晶和苏萍她们来了。让我着实意外的是,当我看到她们的时候,我发现韩晶晶居然挽着苏萍的手,两个人看起来就跟亲姐妹一样的热乎。看到这一幕,我有点愣神了,要知道,之前韩晶晶还总是诋毁苏萍,那酸醋是吃的满天飞,怎么这会儿就跟苏萍这么好了?不过眼下不是我该关心这个的时候,我需要关心的是摆在我和阿聪面前的这个正经的事儿。等她们三个女人回来了,阿聪就对她们道:“你们三个说句话,我这几天有离开过水洞吗?”听阿聪这么问,她们都一同摇了摇头。那个韩晶晶更是俏皮的说道“你要离开了水洞我们怎么活?没你的烤鱼吃我们不得饿死啊!那烤鱼我必须要顿顿都吃呢!”见三个女人点头,韩晶晶更是说了这样的话,阿聪对我道:“听到了吧,我不可能离开,除非我会分身术!”“不对啊!我追的那个人明明是你,怎么可能出问题呢?”我还是不相信。“八成是有人假扮成我的呗!你都能假扮成柳眉,然后还不被村里人发现,更何况假扮我的人。”阿聪道。“可是样子能变,那声音难道也能变吗?”我又道。“可能扮成我的那个人和我声音相似的呗!”“可是他绝对是个男人啊!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他有喉结,那喉结一动一动的,这个是女人所没有的!要知道,麻姑村可是没有男人的!”我又道。“没有男人?那你是哪里来的?我是哪里来的?”阿聪道。“对啊!就只有咱们俩啊!不对,还有跟在巫婆婆身边的你那个弟弟,可是也不可能是他啊,除了咱们三个,那这个男的是个什么鬼?”“什么什么鬼的,我看你像头鬼!行了,被你这话绕来绕去都绕懵了,你快点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怎么你一来就问了我这么一通我搞不懂的话!”阿聪对我问道。见阿聪这么问我,我就把事情的始末都告诉了阿聪。装备怎么镶嵌徽章等阿聪听完了之后,阿聪对着我道:“那个人肯定不是我,不过听你这么说,我想这必然都是韩飞燕的阴谋。而且这一切我想我能猜她个七七八八了!”......
第二百零九章 太狡猾
跟着阿聪继续对我问道:“既然韩飞燕能让使臣和大黑蟒跌落进那个地道,能让装成我的那个人成功控制住使臣,为什么却控制不住大黑蟒呢?难道大黑蟒会比使臣更难对付?而且你也说了,那个地方全是水泽,黑蟒怕水,怎么会让黑蟒逃脱?我不信。”阿聪的话说的确实有几分道理,为什么使臣会那么容易对付,然后直接被绑在了木桩上?而大黑蟒却最终弃使臣而逃,没有战斗到最后?这看起来不算什么,但深挖可是一个不小的问题......跟着阿聪眯着眼睛对我笑道:“有没有可能,韩飞燕就是想让你知道她杀死使臣的这件事儿,然后钓你上钩呢?”“怎么说?”我看着阿聪问道。“如果说,大黑蟒受了韩飞燕控制的话,你觉着会发生什么呢?”阿聪一脸询问的眼神。“大黑蟒受韩飞燕的控制?!会发生...什么......!!!”我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如果说韩飞燕想让你知道她杀死了使臣,但是这事儿不能明着跟你说,明着说了就不会达到她想要的那种效果。然后在使臣死亡被埋之后,韩飞燕再控制大黑蟒半夜去找你,大黑蟒刨出使臣的尸体,让你看到她右手攥着的碎花布。跟着控制大黑蟒回答你的问题,让你知道使臣是被韩飞燕杀死的。”“我靠,不能吧?”我有些不信的看着阿聪。没理会我的话,阿聪继续道:“韩飞燕一定是知道这碎花布你认识,她肯定是记得在你的面前穿过。没准儿,使臣手里攥紧的碎花布都是韩飞燕故意搞出来的。当你知道韩飞燕杀死了使臣,你肯定就会想韩飞燕是怎么杀死使臣的,怎么扭断使臣脖子的。而韩飞燕也知道,你手里的前半册的图册记载着那样的一个地道,这个可能是她曾经在前半册的图册上看到过,也可能是之前巫婆婆告诉她的,所以她猜你就会想到那个地道,跟着就会进去查看!不说别的,地道里那些没收起来的作案工具就是为了给你看的。”“不是没收起来,是没来得急收,那个跟你一样的黑衣人说了,他是要进去准备收的,只是被我打扰了!”我辩解道。“少扯淡了!要收早收了,干嘛等到这么久,按照我的猜测,韩飞燕不收那些东西,除了让你看到这些东西之外,最根本的目的就是想让你在那个时候看到跟我的面貌一样,甚至声音都差不多的那个黑衣人。她兜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就是想通过这个假冒成我的黑衣人,实现她的最终目的。”“实现她的最终目的?她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是想让我相信你是坏人,而她是好人?”我问道。“别傻了,这种问题,你只要再来找我确认一下就真相大白了。这不是她的最终目的。”“那是什么?”我又问道。就在我又问起这话的时候,突然之间,从远处的那通往山空子的河流里传来了哗啦啦的声音。“看吧,她的终极目的其实就是为了让你给她带个路而已!”随着阿聪的话音刚落,我看到远处的水面上突然冒出了一颗人头,然后慢慢的从水里面走出来了一个女人。等我这么定睛仔细一看之后,我发现,这个女人不是别人,居然就是韩飞燕!而让我更不可思议的是,在她的身下,那个原本怕水的大黑蟒居然也从水里出现了!看到韩飞燕的出现,我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此刻,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跟着我转过头看了阿聪一眼。我发现阿聪并没有表现出多么担心的样子,反而是一脸的淡定,跟着阿聪对着我和苏萍她们说道:“走着吧,咱们来客人了,怎么着也得欢迎一下吧。”话落,阿聪就当先向着韩飞燕出现的那个地方走去。看到阿聪向着那边走去,我先是看了看苏萍,然后又看了看韩晶晶。见我看着她们,韩晶晶拧着眉头对我道:“大哥哥,你怎么这么不小心?阿聪大哥让你来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你怎么又把她给引来了?有什么事儿你可以传信给阿聪大哥啊,你看你这......”听到韩晶晶的抱怨,我也是不能说什么了,此刻,我真想找个茅坑,赶紧去吃屎算了......韩晶晶对我抱怨完,苏萍就先是拉了拉韩晶晶的手,然后她笑呵呵的对我道:“晶晶的话你别往心里去,韩飞燕能跟来说明她太狡猾了,不是你能想到的,这不怪你。既然阿聪不怕,还让我们去欢迎她,我相信阿聪一定是有办法对付她的,不如咱们去看看再说。”到了这个时候,苏萍跟我说话还是这么的知性,这让我心里很是感动。听了苏萍的话,我就和她们向着韩飞燕出现的地方走去。等我们跟着阿聪来到了韩飞燕所出现的地方之后,韩飞燕一脸微笑的看着我们先开口说话了。“真是没想到,你们会藏到这里,可真是让我一番好找啊!其实我找到这里没别的目的,就是想带走我的女儿。阿聪,别难为我,让我带走我的女儿吧。”见韩飞燕这么说,阿聪笑了笑道:“我知道你想带走你的女儿、好用你的女儿拴住了顾易这傻小子,因为毕竟这小子不吃蛊,现在他唯一的弱点就是种了你女儿的血咒,只要控制了你的女儿,就能控制顾易这小子,对吧?不过你女儿貌似不想跟你走啊!况且,像你这样的歹毒之人,你女儿跟你走,没准也要遭受非人的折磨的!”“荒谬,我是她的母亲,怎么会折磨她?再说了,我是个好人,不像某人心术不正!”就在他俩相互说话的时候,我大声喊道:“行了,你俩先别扯那些没用的,韩飞燕我问你,这大黑蟒现在受你控制了?我看到的那个阿聪是假的?”见我这么问,韩飞燕笑了笑道:“你觉着呢?”“什么叫我觉着呢?意思就是呗?逼着我去找阿聪确认某些事情的真伪,而且还让大黑蟒成为了你的眼线,我又不能防备它,是不是在我来这里的一路上,大黑蟒都尾随着我?”“你还不傻。”韩飞燕笑道。“靠!你个毒娘们,我特么......好!你厉害!那我再问你,这个大黑蟒不是怕水吗?怎么现在它不怕了?”见我这么问,韩飞燕笑看了眼她身边的大黑蟒道:“那是在使臣的手里怕水,在我的手里可就啥都不怕了。而且你搞错了一件事情,这大黑蟒蛇可不是使臣的,打一开始这个大黑蟒都是我培育出来的,只是这段时间借给使臣用用罢了,哈哈哈,你们还真以为大黑蟒是使臣的啊?”“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再问你,那个冒充阿聪大哥的人到底是谁?这个你能告诉我吗?”我又问道。见我这么问,韩飞燕又诡异的笑了笑,跟着她对我道:“那个可是我的小情人呦!”“你的小情人?你啥时候又冒出来了一个小情人?你说他到底是谁?”我大声急问道。“呵呵,现在麻姑村可是我说了算,而且村子里前来的走婚的男人虽然不多,但没断过。前段时间,我就碰到了我的这个小情人。让我欣喜的是,我的这个小情人不仅在身高体型上和阿聪很相似,甚至就连声音...都相似的很呢!”......
第二百一十章 过目不忘
韩飞燕的回答听的我当场就石化了!对啊!其实是我把问题想的太简单,其实麻姑村一直都不缺男人的,因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前来走婚的男人,而并不是单单只有我和汉子以及阿聪这三个男人的。如今麻姑村是韩飞燕说了算,她要是想保哪个男人不死,然后再收为己用,那完全是有可能的!只是韩飞燕这手玩的太贼了,我做梦都没想到,韩飞燕会让外来走婚的男人成为她手里的一张底牌!就在我石化了的时候,韩飞燕又把视线对准了阿聪,然后她对着阿聪问道:“其实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我女儿身上的血蜈蚣之蛊是你解的还是巫婆婆解的?”见韩飞燕这么问,阿聪回道:“当然是我了。”“哦?你是怎么解的?血蜈蚣之蛊号称是无解之蛊,除非你有那种碧青之蛊,比如使臣跟我说的那种只有神明大人才有的碧青寒蝉,否则是无法解蛊的!难道说,你有这种稀有的碧青之蛊?”听韩飞燕这么问,阿聪笑道:“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也不怕告诉你,反正你都知道了,我身上有苗疆蛊术这本书,我是通过书中的记载,找到解这种蛊的方法的,这才解了韩晶晶身上的蛊毒的。”“你以为我会相信吗?”韩飞燕笑了笑,跟着又道:“苗疆蛊术我也见过,这本书巫婆婆曾经遗落在我家一会儿,我偶然间翻看了一遍。不过那上面根本就没有记载有关如何解血蜈蚣之蛊的方法!”“你也说了,你只是翻看了一遍,那么厚的一本书,你怎么可能看的精细呢!”阿聪很从容的回道。“可是...我可是有过目不忘的天赋哦!”“过目不忘?”韩飞燕的话让阿聪脸色一下就变得不好了。“没错!不然你以为我是吃干饭的?虽然苗疆蛊术这本书我没具体看仔细,但是大概的内容我还是知道的,里面根本就没有关于如何解蛊血蜈蚣的蛊毒的叙述。”听韩飞燕说她过目不忘,我也是吓了一跳,于是我大声道:“你真的能够做到过目不忘?”“那当然,你获取的图册,其中上半册的地道分布和如何开启我都熟记于心,相信你还不知道吧?”韩飞燕得意洋洋的看着我。见她这么回答我,我最终从嘴巴里只蹦出来了两个字,那就是...变...态......等韩飞燕回应了阿聪这样的话后,阿聪笑了一下,跟着他还是一脸肯定的回道:“我确实就是在书中找到如何解蛊血蜈蚣的方法,可能你之前确实没有看仔细吧。毕竟只是扫了一眼,纵使你再怎么过目不忘也难免出现纰漏的。”“少来!既然你硬说你是从苗疆蛊术这本书中解蛊血蜈蚣之蛊的,我是必然不信的,那在我眼里,唯一的解释就是...你肯定拥有稀有的碧青之蛊,类似神明的那种碧青寒蝉的那种神蛊!”“怎么可能?我哪里有那种蛊虫,你想多了吧?”阿聪嗤之以鼻道。“我怎么可能会想多呢?要不然,你让我搜搜身?”韩飞燕在说起这话的时候,眉宇间显出了一种狠厉之色。“搜身?亏你想的到蔡沛然,我凭什么让你搜身?就算我拥有这样的神蛊,那也是我的事儿,凭什么就一定要告诉你?”阿聪有些来火气了。“这么说,你承认你是有这样的神蛊了?要是你有这样的神蛊,可不可以借我一看啊?我没别的想法,只想用你这种神蛊解了全村女人身上被巫婆婆下的各种蛊毒,以达到解救全村女人的目的。”韩飞燕在说这话的时候是满脸的热忱。“少来?你以为我会信?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自己说你害死了多少人,杀秋丽,害婷婷,甚至为了达到你那不可告人的秘密,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放过,你现在跟我言之凿凿的说要解救全村的女人,你特么以为我会信?”阿聪这会儿是真火了,说起话来都是扯着嗓子吼的。“那......既然你不肯给,我可就搜身咯!我相信这么宝贝的东西,你一定会贴身放好的吧?”对着阿聪说了这句话后,韩飞燕大手一挥道:“小黑,把他给我箍来!”听到韩飞燕的一声令下,那黑蟒蛇猛地抬起了头来,然后向着阿聪就扑了过来。见大黑蟒向着自己扑过来,阿聪突然眼神变的犀利了起来,然后就那么看着大黑蟒。“又想催眠?这次没用了!”韩飞燕得意的回道。果然,当阿聪就这么用自己犀利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黑蟒蛇的眼睛之时,在小空间所定住黑蟒蛇的画面没能再出现。眼瞅着黑蟒蛇就要扑到了阿聪的身边,就看阿聪突然捂着心口,然后突然啐了一口血,跟着低声不知道说了什么话,反正我隐约听到什么他要见到谁似的......在阿聪啐了一口鲜血的时候,大黑蟒已经直接把阿聪的身体卷了起来,然后卷着阿聪的身体来到了韩飞燕的身边。等大黑蟒把阿聪卷到了韩飞燕的身边,韩飞燕果然就对着阿聪的身体开始摸索了起来。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了了,一冲动就冲上去准备解救阿聪,可是我刚冲过去,人家大黑蟒脑袋一扫,我直接就被扫飞,然后直接摔进了大河里,还呛了我好几口水。等我从河里站起来后,我对着韩飞燕破口大骂道:“卧槽!韩飞燕,一个女人去摸男人,你要脸不?”韩飞燕根本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依旧在阿聪的身上摸索着。可是摸着摸着,韩飞燕突然一脸诡异的笑道:“你裆里的家伙事儿怎么好像不大正常啊,像是没发育似的,你不会不是个正常的男人吧?”韩飞燕这话一说,我看到那个被大黑蟒禁锢的阿聪脸一下子变成了酱紫色......而在韩飞燕这话刚说完之后,我就看到韩飞燕从阿聪的裤裆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来。等韩飞燕打开了这个盒子之后,我看到里面有一只来回儿蠕动的雪白且透明的蜈蚣。看到这只蜈蚣,我当时就愣住了,话说这只蜈蚣不是我当初所获的一批毒物中的一个吗?当时在我给阿聪的时候,阿聪还说这只是一只变异的蜈蚣,不是好蛊虫!难道说,阿聪骗我?这个可能真是那什么碧青之蛊?就在我愣愣的看着韩飞燕从盒子里拿出这个雪白且透明的蜈蚣之时,我同时也听到了韩飞燕的惊呼声:“果然,这真的是难得一见的碧青之蛊,这应该是“碧青帝蜈蚣”吧?”“这...这就是一只变异的蜈蚣,你别瞎想。”被蟒蛇禁锢的阿聪喘着气儿辩解道。“骗谁呢?这种蛊虫入手时如此的冰爽清凉,而且看其蛊质是如此的难得,你告诉我这是一只变异的蜈蚣,你以为我会信?碧青之蛊的一些种类我多少还了解一些,而且苗疆蛊术后面是有记载的,我也看到过,这个你蒙骗不了我!”就在韩飞燕拿着这个蜈蚣美美的欣赏起来的时候,突然之间陈礼燕,一根拐杖向着韩飞燕飞至而来,直接就打在了韩飞燕拿着蜈蚣的手上。韩飞燕被这么一击打,手这么一哆嗦,那蜈蚣就落了地。落了地的蜈蚣下一刻如白色的闪电一般向着我这边跑来,在跑到河边的时候,它突然停了下来。看到它停了下来,我赶紧过去这么一抄手,然后这蜈蚣就落在了我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