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瑞康云月西陵(18)-想吃的猫

2015年03月19日 | tags | views 25
云月西陵(18)-想吃的猫

这么要紧的事,她为何要在挨了一顿打之后才说出来呢,这不是诚心害人害己吗?
依泰忍住又要暴走的冲动,没好气地嗤了一声道:“看不出来,你这脸皮真是比城墙还厚呀!”
她刚才翻动识海,幻化出那么大的一场灾难,一来是在发泄情绪,二来是想试探这个桐月儿的能耐。
这个不要脸的家伙,虽然现在拥有的神魂之力微不足道,但是对身体的控制能力一点也不比她差。
这小不点虽然没有修炼过巫力,甚至一时哭一时笑的象个孩子一样变幻不停,但是情绪收放自如决不拖泥带水,又有很强的主观意识,根本不是依泰能节制得了的。
她倒是想灭了这个家伙,可是要动用神魂之力在自己识海里作战,那么神魂的损伤便不可避免,而且这样一来天行者粤语,势必会让她身体的各项机能瞬间紊乱起来,甚至会让她有一段时间的瘫痪。
她孤身一人行走在这个深山老林里,再把自己弄瘫痪了,可不是在找死吗?
她决定先稳住这个孩子气的家伙,等明天到了馥青台,与另外两位圣巫女汇合之后,再想办法。
小桐月儿并不在乎依泰的嘲讽,很开心地笑着说道:“如果揍我一顿,就能让你走出现在的困境,真正地认清自己广末奈绪,正视内心的需求与欲望,不再自怨自艾,我便是再疼上一疼也是情愿的彩虹旗泡弟弟。”
“你是说我在自怨自艾吗?”
“难道不是吗?我与你相伴了将近两百年,用的是同一个身体,走的是同一条心路蔡瑞康,有着相同的身世,相同的经历,气息相连,情绪互通,虽然你我的性格各有侧重,但我依然是你的一部分,你心里对我存有怨恨,不就是在自怨自艾了吗?”
“嗯,有道理,如果你说这是自怨自艾,我也不反对。”依泰觉得她这样已经不只是自怨自艾了,简直是在自暴自弃。
小桐月儿又朝她挪了挪身子,才叹息着说:“历代巫王之女都要从小离开父母,进入泰安宫修炼,终其一生为了西陵之地的安宁永泰而鞠躬尽粹,注定了不能作为一个普通人而生存。”
虽说圣巫族所有银色眼睛的小女孩都会进入泰安宫修炼泰有趣,但能修成灵巫和圣巫的,绝大部分是巫王的直系后代,不是女儿、孙女、曾孙女,就是外孙女和曾外孙女。
巫王一族的血脉本身就很纯正,而能被巫王家族看上的女子也必定是资质极好白铁军,因而生下来的后代有修巫天分就更多了。
为了激励子孙努力修炼,初代巫王就规定,所有银色眼睛的王女,都必需终生留在泰安宫,不管这孩子的身体条件与心性如何,修巫都是她唯一的出路。
虽说大多数王女根本修不到那样的境界,只能终生留在泰安宫里做杂役,但这规定也是无可奈何唐山五虎,毕竟能不能修到圣巫境界,拥有破釜沉舟的勇气是至关重要的辽油二高,而能修炼成功的女孩子又实在太少了。
依泰懒得跟这个小不点讲大道理,既然这个小不点完全拥有自己的记忆,那她必定什么都看明白了,因而只是瞟了她一眼,没有作声。
桐月儿继续说道:“大伙儿只看得见圣巫女凌驾于巫王之上的超然地们,看得见她们在祭台之上被民众膜拜与歌颂,可是有谁能体会她们离群遁世,孤芳自赏的寂寞凄凉?
“但凡世间女子,无不害怕容颜衰老,甚至有‘不许人间见白头’之句,而圣巫女不但能拥有五百年的寿元,而且还拥有青春不老的容颜,可是那不老的容貌要给谁看呢?
“我们从小远离父母亲人,即便身边一起成长的姐妹也都已经衰老死亡,偶然行走世间,遇到个把意气相投的朋友,也只能视作一季繁花,不敢有丝毫眷恋。”
“嗤,你说这些做什么?”依泰忍不住打断了她的话,睨了小桐月儿一眼,说道,“既然投生在巫王之家便注定要承受这样的命运,别说是王女,即算是整个圣巫族的女子,但凡长有银色眼眸者,都是继承了神灵血脉之人,便都负有传承泰安宫一脉的责任,这有什么可埋怨的呢?
“若说王族女子的牺牲大,难道说,王族的男子们又有多轻松吗?平日西陵的大灾小祸,多数由男巫作祝咒,有多少大巫者因祝咒过度消耗了生命元气而英年早逝?
“我西陵之地因早年神魔大战的影响,导致地形环境恶劣,自然灾害频繁,人口数量一直不繁盛。又担心民众尚武,发展军备,操演兵器,会引动神息之地秽气的动荡而祸害生灵雪狗兄弟,只能以巫祝之力激励军士,保护西陵之地安宁稳定。如果不是依靠这些上古神灵传下来的咒法,西陵之地早已遭祸了!
“想我息氏本也是夏俞王的子孙,因受封于息地才改了姓,当年应上古神灵之谕,守护这远古神魔战场遗址两千多年,务必不让这亡魂聚结的怨咒之气与恶魔残留的暴戾之气逸出西陵之地,祸害凡间众生。
“这两千多年间刘大铭,我息氏一族虽然作出极大的牺牲,但也同样受惠于此约定。你可别忘了,在一千多年之前,夏俞王的其他后裔早就湮然于众人了。”
闻听此话,小桐月儿便笑了:“呵呵,依泰大人,那是因为你生长在圣巫一族郑恩柏,利用了圣巫一族的资源生活,便也只能按照圣巫族人命定的方式而走下去。”
“你这是什么意思?”依泰挑着眉毛冷冷地问道。
小桐月儿不紧不慢地说道:“我是说,如果你投生在其他地方,从小在父母的呵护下成长,长到十三四岁之时,父母便为你选择一个优秀的男子做丈夫,你进了洞房与他春宵一度之后,发觉他不管从外形、心性到与你相处的态度,都很符合你的心意,那你将会以何种态度对待于他?”
“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你的假设简直毫无道理!”依泰当然明白这小桐月儿要说的是什么,急得跳了起来。
“瞧,我说的只是个假设,你有必要这么激动吗?”小桐月儿很镇定,完全没有被依泰那凶狠的神情吓倒,“难道你忘记了依泰其实只是个称号?而你并没有因为获得这个称号而脱离了凡胎浊骨?”
这个小不点简直是在捋老虎须,依泰怒从心上起,抬手便往小桐月儿身上抓去,可是她抓了个空,桐月儿姿势不变,却生生地向后移开了十步。
这个小东西驾驭神魂的本事越来越自如了!
依泰指着小桐月儿,颤声说道:“你,还在成长着,你是在吸取我的神魂之力不断地成长!”
小桐月儿又哭了起来:“我不会害你的无力去爱谁,我不会拖你的后腿,我把那些都还给你吧。我把所有的魂力都给你,我的天赋也给你,我对生活的感悟,我把我所拥有的全部,都给你,你只要安静地坐下来,听我说几句话就好!”
她抹着眼泪走上前来,拉起了依泰的手,依泰只感觉有一股温暖的能量,在汩汩地朝自己涌来,那种舒适的感觉,让她又是欣幸又是眷恋,她上眼睛,感受那源源不断地输进过来的魂力在慢慢修复着神魂的受伤之处。
小桐月儿说道:“依泰大人,你即使是圣巫中的天才,也仍然是个凡人,陆雨棠是个凡人,就要经历凡人的生命过程,有凡人的生离死别,有凡人的喜怒哀乐,有凡人的情感需求,也同样会受尘世间其他美好事物的吸引。
“我们都喜欢那些美丽的事物,喜欢那生机蓬勃的森林美景,喜欢那循序渐进的四季更替,喜欢那芸芸众生的悲欢离合。
“可是就算那圣巫的生命比普通人要长得多,也还是只够实现人生的一小部分愿望,我们只能从想要守护、想要拥有的物事里选取一小部分去追求,谁也不可能把所有的美好都抓到自己的手上。
“有些事物虽然很好,但以我们自身的条件来说,是不可以去追求的贺雪梅,我们渴望过一些不属于我们的美好事物,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就好比,我们在选择了成为圣巫女的同时,便放弃了普通人的生活,对不对?
“我们知道,在选择的过程里,也同样是放弃的过程,在这一百九十八年的日子里,我们在不停地争取,也在不停地放弃,我们不停地获得,也在不停地失去,最终能留下来的便只有自己。”
这个道理依泰何尝不明白?只是从另外一个自己口中说来,感觉特别凄酸,她伸出手抚摸小桐月儿的脸,说道:“是呀,在这世间上,只有你才真正地懂得我,爱护我。在这个世间之上,除了你,也没有什么是真正属于我的了!”
面前的小桐月儿依然是那么娇巧灵动,只是因魂力回输的缘故,身形看起来比先前单薄了些,那浮在烟雾间飘渺之感便更加浓洌,仿佛只要长吁一口气便能把这个小小的躯体吹走。
“你也是这么想的吗?真好!”小姑娘欢快地笑了起来,“依泰姐姐,你能够信任我,我很真的好开心……”
小桐月儿不停地笑着,笑得眼泪都冒了出来,她依偎着依泰的身子,温柔地说道:“依泰姐姐,你如今身上维系着西陵众生的存亡,我是决不会拖你后腿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