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语学习二战时,缅甸人为何不欢迎中国远征军?-经典旧闻

2016年10月23日 | tags | views 26
二战时,缅甸人为何不欢迎中国远征军?-经典旧闻
二战时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尽人皆知,但很少有人知道,当时缅甸人并不欢迎中国远征军,他们反而将日军视为“解放英雄”,对其入侵相当热情,甚至不惜帮他们对付中英军队韶华江山赋。为何会出现这种尴尬局面呢?

英国的高压统治,使缅甸人欲借助外部力量谋求独立
19世纪英国占领缅甸后,把缅甸作为印度的一个省,从此缅甸百姓便受到英、印的双重剥削。英国人方面,殖民当局将缅甸出产的大米六成运向国外,还禁止缅甸人手工编织他们日常使用的“隆基”(一种缠在腰上的布),布类都要使用英国的产品,暗中织造的妇女要被逮捕,据说有些人的手指也被剁掉了。在缅甸这个信仰佛教的地方,英国官员甚至公开亵渎缅甸佛塔和佛像,或棒打,或脚踢,甚至尿淋。印度人方面,“缅甸的工商业都掌握在印度人手中,商店街上尽是印度人开的店,没发现有缅甸人的商店;农村也被印度人控制着。土地坡印度人用高利贷给夺走了,村长、地主也尽是印度人……缅甸人在这些‘外来者’的统治下当工人和佃户。”面对英印的殖民统治,缅甸人为了争取民族独立进行过各种努力。但都以失败告终。
当一切努力都失败后,缅甸人为了独立,迫切寻求一切外界力量的支持,他们甚至喊出了“英国的困难就是缅甸的机会”,当时作为德钦党主要领导者的昂山更是认为:“谁反对我们的敌人,谁就是我们的朋友!”这种弥漫在缅甸人中间的民族情绪,给了日后日军收买缅甸人心以可乘之机。

日本为堵死英美援华通道,积极支持缅甸独立运动
与此同时,日本人也盯上了缅甸。因为到了1940年前后,随着东南沿海等交通线的丧失,中国抗战主要靠滇缅路获得的英美援华物资支撑。而当时日军并没有进攻缅甸的计划,因此此路线成为日军参谋本部的心腹大患。很快反乌托邦公职,负责此事的日军大佐铃木敬司盯上了缅甸的民族势力,特别是民族运动的核心领导德钦党,他认为如果民族独立运动能发展成武装暴动,那么切断缅甸路线的目的自可达到。

1940年3月,铃木以《读卖新闻》特派记者的身分进入仰光并设法联系上了德钦党的领袖德钦弥亚,并向他保证:“日本支援缅甸独立,提供武器、弹药,由日本训练缅甸青年”。正是通过德钦弥亚,铃木了解到,德钦党领导者昂山和拉绵因为想寻求中国方面的帮助,因而带着缅共的介绍信从仰光潜入厦门,打算与中共取得联系并前往重庆。铃木迅速命令日本特务机构掌握了昂山和拉绵的行踪,并于1940年11月将二人经中国台湾送往日本九岁皇妃。昂山与铃木一拍即合,1941年3月3日,德钦昂山秘密返回缅甸,与缅甸其他民族主义领导人协商,最终同日本人达成以下协定:(1)凡愿意接受日本援助的各个民族主义政党合并成人民革命党;(2)人民革命党将建立缅甸独立军,在缅甸各个地区组织起义,日本政府将保证供应“独立军”及国内起义部队一切武器和物资;(3)日本政府立即承认缅甸独立;(4)日军将在战争时期保卫缅甸;(5)人民革命党将获得总额为日本帝国政府“重建缅甸基金”2亿缅元资助;(6)缅甸给予日本贸易上以优惠待遇,并将缅甸公路的控制权移交日本。此外,还达成了缅甸派出一批人员由日本军官训练的协议。
在日本的资助下,1941年3月,潜回仰光的昂山带着29名缅甸民族主义领导人前往日本,齐慧娟后来又到日军占领的海南岛、台湾等地接受军事训练。训练工作由日军大本营直属的“南机关”负责一品贵女,该机关成立于1941年1月,受铃木领导。
在进行军事训练的同时,铃木也不忘利用他们的反英情绪向他们灌输亲日的理念,他对这批人说:“缅甸老百姓在英国人的殖民统治下,痛苦生活了100多年,现在是清算白人的时候了!日本与缅甸同种同族,共存共荣。大日本帝国决不容许白种人继续统治缅甸高秀敏简历,一定要还给你们一个独立的缅甸!亚洲是亚洲人的,让英国佬美国佬法国佬都滚出去!”

缅甸人积极配合日军攻缅,并参与攻击中国远征军
本来日本只是想策动缅甸独立,以控制滇缅路,切断中国的补给线。然而,随着太平洋战争的爆发,1942年1月,日本统帅部为切断滇缅路并打击英美军事力量,也为了抢夺缅甸的铝矿、石油及大米等战略物资,决定发动缅甸战役。为了配合日军作战,缅甸独立党员在铃木的带领下,悬挂起象征缅甸独立的孔雀旗向缅甸国内进发,在各地组建独立义勇军。借助势力遍及缅甸国内的德钦党,独立义勇军迅速壮大。这些义勇军为日军侦察、收集英军、中国远征军的详细情报,进入农村为日军筹集根食,还有一些人潜入英军阵地偷来枪支参加义勇军。

独立义勇军所到之处,都高喊“赶走万恶的英国人,缅甸独立的时刻到了”“日本人是来援助缅甸独立的”等口号,这对饱受英国人欺凌的缅甸人来说具有极大的吸引力。“由于缅旬独立义勇军无孔不入的宣传活动,缅甸民众欢呼着迎接日军,日军也同样用‘独巴马’来欢迎独立义勇军。日军无后顾之忧,一路进攻到仰光,从未发生过一次通信线路被切断的事,缅甸人欢迎日军。”
应该说,缅甸战争初期当地人对日军的欢迎确实出于真心。独立义勇军虽非正规军,但对日军帮助不小,“举凡有关侦察、情报、宣传、架桥、行军、补给与扰乱后方等等军务蒙语学习,他们起到的作用远胜于日军夜鹭属。”随着独立义勇军的宣传,缅甸当地人也被动员起来,“给日本人做向导,或者为他们供粮米、备饮料……”
相比之下,缅甸人痛恨英国人,这种情绪也连累了入缅作战的中国远征军。缅甸人本来就认为中国人和印度人一起帮着英国人垄断了缅甸经济,而中国远征军入缅抗日更是被当地人视为帮英国维持殖民统治,因此中国远征军所到之处很难得到当地百姓的理解和支持。缅甸人帮日本人侦察和传送军事情报,这给入缅作战的中国远征军造成了极大的麻烦。独立义勇军后来还直接参与攻击盟军防线。这些都对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失败产生了作用。

发觉日军真实目的后,缅甸人再度决定抗日
除了独立义勇军的宣传和缅甸人对英军的痛恨之外,日军之所以能得到缅甸人的支持,还因为入缅初期日军非常注意军纪和宣传。其方式主要有这几种:1.贴告示安民;2.利用缅甸民间传说;3.尊重当地人信仰,利用僧侣的影响力;4.及时有效的危机公关。正是这些手段,让缅甸人受了蒙蔽,感觉日军还不错,加上他们强烈的独立愿望,也就甘受其驱使。
独立义勇军和缅甸人之所以死心塌地帮日军,是因为他们想着也许明天就要实现缅甸独立了。义勇军的干部们也相信缅甸独立政府将会诞生。日军攻占仰光后,德钦党的干部们聚集在德钦党党魁德钦弥亚的宅王乡长离婚邸,构思独立政府的未来。总理是德钦弥亚,国防部长人选则从义勇军中选择了昂山。他们还商议在阁僚中增派一些年轻的德钦党干部。铃木也想着亲自指挥义勇军颁布军事管制,掌管国家财产,建成独立的缅甸政府。
然而,缅甸人的愿望落空了。日军攻占仰光之后,就在德钦党谋划缅甸独立之际,东京传来指示:“大本营已决定实行军事管制的方针大山樱。”
日军随后的“军事管制”措施如下:“1、将来允许缅甸独立,但是必须在军事管制下独立,主权完全由日本掌握。2、政府中的大臣及其他重要职位要由日本人担任。3、在独立问题及其他方面不对缅甸人许诺政治性诺言。4、缅甸人担任官吏的绝对条件是亲日。5、地方政治在一定程度上委托给缅甸人,但是警察权和税收权须由日本掌握。……”这些措施与英国统治时期几乎一模一样,有些甚至还要严厉。正在为胜利狂欢的缅甸人就这样被出卖了。那么神仙老爸,剩下的问题就是该怎么安抚缅甸人了,如果让义勇军士兵或是缅甸民众知道他们被出卖的话,恐怕会出现叛乱。铃木召集了昂山等几名干部,对他们说:“你们为了缅甸的独立而战,假如日军反对缅甸独立的话,你们怎么办?我也是日本人,为了独立,先朝我开枪,然后坚持战斗。你们决定吧。”昂山等对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无言以对,过了许久才说:“我们参加北伐,进攻曼德勒。”1942年4月8日,热闹的出征仪式结束后,义勇军出发“北伐”。
当然,让独立义勇军“北伐”只是昂山等人对日军失望之后自感无力反击,而采取的一种保存实力的手段而已,对此铃木也很清楚。为了不至于给日军留下太大的威胁,1942年7月27日,铃木专门飞到曼德勒去解散了聚集在这一地区的三万余独立义勇军士兵。而为了安抚缅甸民族主义者的情绪,他将由昂山等干部和3000名“具有优秀军人素质”的士兵编成了“缅甸国防军”斗界天尊,昂山任总司令戟霸异世。随后铃木离开缅甸,在日军的“军事管制”之下,以巴莫为首的“缅甸行政府”诞生。一年之后的1943年8月1日,随着日本在太平洋战场的失利,为了稳定缅甸局势,东京决定同意让缅甸“独立”,组成新政府。然而,“独立”后的缅甸与“军事管制”下的缅甸别无二致。

看清日军真面目后,昂山等人等待时机举行起义
以德钦党为主的缅甸民族解放力量一直把实现缅甸民族独立作为自己的斗争目标。他们与日本合作,原指望依靠和利用日本的援助获得独立。然而,日军的背叛让他们慢慢将日军也视为“侵略者”。但由于缅甸人自身的军事力量太弱,德钦党为了保存缅甸仅存的军事力量,不得不继续与日军合作,昂山本人更是在“独立”后的新政府中出任国防部长。他们隐忍不发等待时机,并利用“合法”的地位,积极寻求扩大军队,改善装备,提高士兵的军事素质。1943年8月缅甸“独立”时,“缅甸国军”兵力已达到15000人。在之后的将近两年时间内,缅甸军队不断壮大,为之后的抗日武装起义积蓄力量。
终于,当1945年3月盟军反攻兵临城下之时,昂山看准机会谋划起义。他向驻缅日军提出把武器发给国民军,并把国民军送往前线,这一要求得到国民军中的日军少将顾问的同意。3月17日,国民军离开仰光,昂山在达雅建立司令部。3月27日,缅甸国民军在昂山的指挥下,发动武装起义。
缅甸人在关键时刻转到了盟军一边,对英国在日本战败后承认缅甸独立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战后,昂山前往伦敦,与英国首相艾德礼谈判,1947年1月,缅甸终于获得了真正的独立,昂山也成为缅甸人民自由联盟政府的领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