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冻二十年前丽水人那才叫过年,现在只能叫放假~-早安丽水

2016年06月11日 | tags | views 26
二十年前丽水人那才叫过年分手妹,现在只能叫放假~-早安丽水

来源: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小时候的儿歌是这样唱的: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
腊八粥,吃几天,马上就是二十三;
二十三,炕火烧;二十四,扫房子;
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犹大之窗,去买肉;
二十七,炸黄鸡;二十八,白面发;
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
初一、初二满街走...

现如今,年味越来越淡
留给我们的只剩满满的回忆…
还记得森宽和,以前到了腊月十几,就要开始赶集了小时候年前赶大集真是人山人海的,妈妈们挑蜡烛红纸,我们就在一旁当参谋挑挂历。那时挂历上几乎都是漂亮阿姨,有空姐港姐文艺兵啥的,当然还有些性感朦胧的,脸上还有些红扑扑的喜气劲。挑好多个阿姨,带回家每个房间各贴一张。
当然还不忘带几把塑料花,这两样就是家中最重要的装饰品了,合照都要挨着它

还记得,腊月二十四,那场怎么逃也逃不过的大扫除
这绝对是过年前最难熬的一关啦,这天是不能出去玩的,小孩子在其他地方帮不上忙,就被父母抓去大扫除啊。

要把家里所有的桌椅板凳、柜子、窗户玻璃擦洗干净,攀高爬低的,最关键的是小手冻得那叫一个红扑扑啊。
还记得,腊月二十七八就可以放鞭炮了那时候的鞭炮,拆开来放,年底守着卖鞭炮的小摊儿,什么甩炮、大地红、白皮、还有一种叫二踢脚,威力很大。

有些胆子大的,把鞭炮拆开把里面的火药取出来,制作成最大的鞭炮乌英达姆,叫雷子的士判官!然后直接点燃,就像放电影里的手榴弹一样响,别提多炫酷!现在想起来求生一加一,真是后怕。
还记得,姚启凤年三十那一顿,是一年中最丰盛的
那一整天,妈妈都是围着厨房在转都市神兵,拔鸡毛,杀鱼,家里的各种锅统统用上,小灶里炖着红烧肉,中锅里焖着猪蹄,大锅里煮着整鸡,整个房间都飘着肉味。几乎所有肉类都齐聚了,不带一点作弊的于敏构型,全部实打实。

还记得,大年三十晚痴痴地盼着春节联欢晚会
那时候,春节联欢晚会还不像现在这样,地位可崇高了。吃完年夜饭,一家好多口早早就拿好瓜子水果,守在电视机前,等着赵忠祥叔叔宣布春节联欢晚会开始。

陈佩斯最受欢迎了,他一出场全家人就笑翻了,都不用说话。
12点倒数5、4、3、2、1…然后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就把电视声给淹没了。
还记得,大年初一终于可以穿盼了好久的新衣服
除了年夜饭、压岁钱之外,穿新衣服是小时候过年最大的盼头了。那时候,一年买不了几件新衣服,全指望过年的时候了。

从买回家到大年初一穿那段时间真是特别难熬,趁大人不注意,总要溜进衣柜里,翻出来偷偷试穿过把瘾。那种喜乐和满足在等待中越熬越浓曌怎么读,直到除夕晚上把它们搬出来放在床头,整整齐齐地从头到脚码好,这种期盼值升至巅峰 。
一觉恬睡之后,以最快速度穿上所有新行头,那种满足感至今难忘。
还记得,新年不许说粗话不许剪头不许扫地不许哭
新年第一天,爸爸妈妈看上去都慈祥了很多呢,犯点小错一般都会原谅你,笑盈盈地说,没事,过年嘛。

还记得,那时最喜欢正月里的亲戚大聚会
正月里所有亲戚会大聚会,舅舅或年纪大点的表哥们总凑到一起小赌怡情。荔枝冻
我们小辈们就眼巴巴地等着谁赢钱分几块给我们说,拿着玩儿去。男孩们当然火速去小店购置一盒摔炮擦炮,嘭嘭嘭,吓得小表妹们直讨饶。
擦炮当年堪称小姑娘们最痛恨的一种男孩玩具。
还记得,那时候的红包只有几十块钱
但是几十块对我们来说那也是巨款啊武小琛!放在兜里怕掉了,放在其他地方怕偷了。

晚上睡觉前压在枕头底下,做的全是美梦:终于可以买四驱车啦,可以买正版的七龙珠、哈利波特啦
当然,到了第二天妈妈一定会说:你的红包拿来,我先帮你保管着。现在想来他们都是骗子。
妈钮祜禄·伊兰,你说,我小时候那些红包什么时候还我?
还记得…
太多太多的回忆仿佛就在昨天而如今面对转瞬即逝的光阴也只能感慨岁月蹉跎了
小时候的春节才叫过年现在充其量只能算放假
......

商务合作电话:18324263659(同微信)
法律顾问:郭炳彪律师 浙江泽瓯律师事务所